大三時參加ASAP國際醫學聯盟,由當時陽明大學公衛院長黃嵩立教授帶領我們進入反菸訓練

好幾次的訓練中,讓我好驚喜。我們學的不是叫人如何戒菸

裡頭課程從政治、經濟、環境、政策方面切入.....我一直印象很深刻

第一次去花蓮,就是去那邊鳳林的菸樓...

我們分學校然後不同主題,進行辯論

我們與政府官員舉行國是論壇...這腦力激盪,讓我內心澎拜不已

在這過程中學習到好多,NGO好偉大

在這過程中,很感謝黃教授的賞識...可惜很現實的是當時的確無法進入更好的學校

但聽說他不輕易幫學生寫推薦函,而我和我研究所的老闆(以前他的學生)是唯一兩位...讓我受寵若驚

我知道他現在依舊忙碌,但我仍非常感激他,只是無法親自道謝...

以下是當時我們看了一部影片,讓我很震撼的影片內容


看了那短片後...想到一件值得分享的事

去年從五月到十二月參與了國健局與台灣國際醫學聯盟(TIMA)舉辦的"青年國際反菸研習營"
看到"反菸"二字..或許很多人反應和當初的我想法是一樣...可能在關於健康的議題上
但並非全然如此...它所影響之範圍極廣..涉及到的不單單只是健康上面...甚至攸關於一個
國家人民的生命..經濟..政治...影響之深之廣...
但現在我想分享的是我在課程中..那種衝擊很大的一個小部份...當時也是觀看一部短片...

-THANGATA-
Social
Bondage & Big Tobacco in
Malawi
(馬拉威的社會奴役與菸業鉅子)

這影片因為有了TIMA人員翻譯...讓我們在看中文時也能很深刻的去感受
首先他先介紹了Thangata
Thangata
- 一部關於馬拉威菸農的紀錄片
Tha-nga-ta ,是動詞,在Chinyanja的用語中,是指"幫助"
"協助"

Tha-nga-ta,是名詞,指英國殖民者強加於馬拉威菸草與其他經濟作物產業的強迫勞動制度
他是一部紀錄片..由Marty
Otanez及Michelle
Otane共同製作

這大意是說:

很多吸菸者完全不知道有許多小孩在菸田裡工作、收割菸草。他們不了解有人做著這樣的工作,
只知道自己想吸菸。

在馬拉威,沒有土地,必須以收穫的作物繳納地租的佃農和工人們在當地人擁有的農地裡種植菸草
他們把菸草賣給地主,地主再轉賣給美國的買主,這些美國商人再將菸草賣給菲利浦莫利斯這類從童工
和奴役體制獲得暴利的菸商。

種植菸草的農家,每戶每季種植的菸葉可製造出高達十萬包菸,但獲得的報酬卻不及總價的0.01%
在2000年五月,菸草工人和全球人權倡議者為了追求更好的勞動條件和終結世界銀行的剝削政策在馬
拉威遊行。

當示威者催淚瓦斯中逃跑出來時,世界銀行官僚們正在附近的旅館討論馬拉威的經濟調整計畫。
世界銀行的私有化、去除管制、貿易自由化等政策,原本是要推動貿易及投資。但這些政策在像馬拉威
這樣的國家,卻造成了經濟倒退及社會的動盪不安。

菸草工人說,他們在農地在農地裡賺的錢非常少,他們知道自己無能為力,因為工人們無法控制價格
;價格被特定團體把持。他們只聽說今年的情況是如何。他們並不樂意成為菸草工人或佃農,但他們實在
無法靠做別的過活,只好繼續做下去。(因為當地的土地相當貧瘠,無法種出食物之類的東西)

在1980年帶,英國人引進了叫做"Thangata"的強迫勞工制度,擴大菸草外銷。

他們訪問了當地的一位菸草佃農,他必須種植2公頃(5英畝)的菸草,他們從二、三月開始一直做到
四月,大概三個月左右,但若菸草長的越高就會有更多的菸葉,所以工作會拉長到4個月。
他們有很多債務,不過當然他們賺大概6600馬拉威幣(94美金),但全都拿去還債。而他們所謂的債務
指的是因債務奴隸身分是因為向地主貸款買工具和食物的利息大漲。因此他三年的勞動只得到美金
80元。

一位菸草地主說,在班達統治期間,他們只有玉米、花生和其他的作物,但他們的唯一大量出口的
就只有菸草,他說他身為一個菸草地主,他只知道菸草收割後,他可以拿到錢,但對於佃農來說
他們剩下的只有空氣和水了。

而2001年為了要扭轉世界菸草業的衰落和刺激西方買氣,馬拉威總統在一個國際會議裡說:我鼓勵你
多吸菸。你吸的越多,我們種的菸草越多。為了保持高收益,美國菸草公司在馬拉威和其他發展中國家
使用便宜的勞力,並推動昂貴的廣告宣傳,來讓女性和兒童染上煙癮。

影片中..裡面的童工都非常的小,他們被告知"他們應該讓所有在農地理的人勞動,而不是只是吃地主
的食物",所以一但佃農有了食物,他要確定孩童們是以勞力或去食物。我還記得影片中,官員們說的
很好聽,他們有讓孩童們上學,等放學後再繼續工作,但實際上有些孩童被佃農控制住,佃農不讓
小孩上學,要他們工作,不然就不給他們食物吃。

馬拉威菸草家庭被困在往下探底的貧窮循環,逼的他們要找第二份工作。當菸草拍賣場的大買家們要壓低
菸品價格的同時,菸草家庭所得通常很少甚至無收入,而被困在糧食和必需品的高負債在中。
在2001-02年間的饑荒期,數以千計的馬拉威菸草家庭被餓死。這樣的饑荒其實是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
基金政策下的產物。
世界各國正再協商一個全球菸草公約,正當發展中國家想保護他們的人口同時,菸草公司也想維護他們
的收益。


A:你在抽什麼菸?
B:Parliament
A:你抽多久了?
B:大約從高一開始吧
A:所以是幾年了?
B:大概六七年了吧。
A:你覺得菸是怎麼來的?
B:菸草農場。
A:是誰種的你知道嗎?
B:我沒想那麼多。
A:那你猜呢?

目前台灣的菸大多是進口的..去年暑假,我們到花蓮去,目前台灣幾乎沒種植菸草,
因為就像馬拉威的人民一樣,菸農的所能賺的前有限..不符合經濟利益...
但至少台灣是民主的..不像那些發展中國家被受到限制...
但目前仍有許多"菸商立委"..為了貪圖自己的利益..遲遲想辦法阻止立法院三讀通過"菸害防治法"
想想..那些吸煙的人..是不是被利用了...他們想盡辦法要台灣吸菸人口越來越多
但吸菸者..菸癮越大買的越凶..要花錢買菸..也要花錢看病...
你知道..因吸菸導致疾病所花費健保金額是多少嗎?
在健康層面來說..台灣約有490萬人吸菸,每年超過18800人死於相關疾病
在經濟面來說..每年約300億元的健保醫療支出,用於治療吸菸引起的疾病
菸煙中有超過4000種成分,裡面有43種致癌物質
有必要花錢給別人賺,同時賠了自己及他人的健康嗎?
若你的眼界是很開闊的...同時也想想其他國家的人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e 湘棋 的頭像
Irene 湘棋

Irene*~

Irene 湘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