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帶大學生做實驗

就會回想起當初自己什麼都不懂也沒學長姊帶

要自己硬著頭皮看能找誰問

所以非常的清楚沒接處過任何實驗的新手那種緊張的心態

實驗上每個人的方法和習慣都有自己的一套

很多小細節也並不是看看paper或找找書就會知道的

很常一個習慣不好~一個不小心甚至不知道什麼原因再怎麼樣實驗就是跑不出來

一個不小心操作不當實驗就污染了或儀器就壞了

有機會接觸到中興的實驗室~做分生的很多sop都是不能馬虎

很多小細節也都要很注意,一開始老師說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實驗~慢慢的我似乎也能體會到這句話

但若夠仔細夠能舉一反三~其實很多時後是經驗的問題了

一開始接處實驗難免會很錯折,因為儀器、耗材、藥品一大堆

剛開始接觸看到實驗室滿滿的東西,當然會嚇到

後續一堆實驗步驟、一些藥品配製、還有儀器操作,不熟練時感覺要記的東西一大堆

什麼時候要用什麼藥、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難免會因為不熟悉而忘東忘西

如此怎麼再有心思專注在實驗操作技術上呢?

種種的心情我真的很了解,所以我不希望學妹用背的,希望能藉由一次又一次的重複操作

每次我重複再重複的提醒和講解中自然而然印在腦海裡

我當然也了解,除了做實驗他們還有好多事情要知道要學習的

光是基因的東西非常的浩大,而我也只能就我研究所需了解的部份有所了解

雖然一開始對我來說對於這方面完全無知,也只能透過看書、看paper或與藥品廠商溝通後慢慢的有所了解

這也花了我一年多的時間,但現在雖然他們不用辛苦的花自己的時間了解這些東西

但說實在,這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理解的,因為這已經不是停留在高中大學生化所學的那些基因概略的東西

再來還有問卷資料分析和生物統計的部份也是,或許正是因為流病是老闆的強項,因此在資料分析上

能學的比一般人來的special,這點是我不可否認的,還有整個流病的研究架構

但說真的,除非自己親自從頭到尾的處理才能漸漸了解這些其中的奧妙,也會更顛覆以往所學的生統

很多事情在生統課時老師並不會教的,很多時候,要知道的東西太多了

或許我不知道學妹能吸收多少?甚至他們願意吸收多少?常常自己會想把所有自己知道的都教他們

但有時不知這樣是好是壞?不管對自己還是對別人

曾經也有學姊提醒我有時不需做到這樣的地步...但或許吧~有時另一個層面來看,別人會領情嗎?

但我很不想這樣去想,有時老師也會怕這樣努力的帶一個學生最後把你的功夫都學完後他卻拍拍屁股走人

這樣說也不無道理,但這就是人與人間互信和對方的為人了

有時又很為難的地方是,現在從從大二到碩一,很多事情老師都會要他們來問我或像寫的一些計畫專題要我先看過

這些壓力來源在於,我看過或把我自己的建議給他們對他們有幫助嗎?

經常老師私下請學妹們來問我,沒有支會我一聲,雖然有和他們討論,但我不清楚老師到底要他們來問我什麼

雖有討論但也不知有無討論到老師請他們來問我的問題,最後他們把東西再拿給老師看

老師發現不對,馬上把我叫進去問說我有沒有教他這些東西?或者他們有沒有問我那個問題?

這樣的感覺很差,我不知道對於老師和他們討論的事情,但卻回過頭來不知是質疑還是什麼的態度問我是不是我沒告訴他們

或者我怎麼會教錯呢?有時好笑的是,除了我自己的研究外,我還必須知道其他人在做什麼~怎麼做

老師和我討論其他人的研究我還必須要了解他們到底怎麼錯的?應該要他們怎麼做

或者教大學生如何寫專題計畫,該從何處思考他們自己的研究,如何尋找資料

只是有時候怕的是我想的也不是老闆想看的,就又會被叫進去問我是怎麼教他們的?

換個角度想,或許這是壓力,或許這也是對我的另一種訓練,我知道該往好處想

種種的種種,應該要換個角度想想,我從這些或許潛在的學到了很多,這些成長其實自己心裡知道

或許那些看似負面的壓力是那些學習的代價。我要更好好的珍惜這些得來不易的經驗

再撐幾個月,再熬幾個月。這一年多真的很辛苦,但除了這方面,在這裡我覺得非常幸運的地方是

我們班的同學各各優秀卻不驕傲大家常一起勉勵互相幫忙,在這裡我也不寂寞,

在這過程中實驗的部份中興的黃老師教我很多、醫學的方面還有醫師學長的不吝的告訴我很多

小瑜學姊、君君學姊、桂虹學姊、對啦還有培養菌學長、還有系辦學姐啦!!!都對我好好也好照顧

還有一些學弟學妹們,是真的還滿貼心的!

透過昨天到今天的"洗禮",或許該回過頭去看看一些好的人和事

現在多了份勇氣!只是可能還未能像學長那驚人的意志力~就努力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ene 湘棋 的頭像
Irene 湘棋

Irene*~

Irene 湘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